东镇明真网

民警秃头成基层艰苦典型 是"高级黑"还是低级红?

从新闻中得知,90后民警所在的六盘水市公安局钟山分局川心派出所,全所公安民警、协警有100多人,可是有脱发现象的,也就4人,脱发率不足4%。2017年,一媒体报道称,世界毛发协会发布了一则调查报告:中国秃头率高达41.8%。虽然这则报道的数据,未必真实。但是就日常经验来看,脱发率不足4%,是十分正常的事情。因此,媒体拿90后民警的脱发为基层民警工作艰苦背书,显然是不合适的,也是不成立的。

据媒体报道,6年前的滚枝森眉清目秀,还有一头茂密的头发,如今发际线已经退到后脑勺,变成了光头大叔。几天前,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组自己6年前后的对比照片,在遭到朋友们无情的调侃之后,却意外走红了。滚枝森属于标准的90后,1992年出生,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考入六盘水市公安局钟山分局,入警才三年。

自从云南省80后扶贫干部李忠凯,因为一头白发意外走红之后,各地类似的报道也纷至沓来。如今,一名90后民警又因为六年间“发量骤减”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。没想到,这次舆论却并不买账。甚至,还有不少网友留言质问,媒体拿民警“发量骤减”做“典型报道”,到底是“高级黑”还是“低级红”?

诚然,一线民警很辛苦,很劳累,加班熬夜是常态,但是,也架不住这样“主题先行”策划报道的猛吹。新闻一旦失去了真实性,再“伟大、光明、正确”的先进报道,都会轰然倒地。但愿在以后,媒体拿“民警秃头”为“基层艰辛”代言的新闻报道,少一些,再少一些,让新闻真正回归新闻报道的价值体系。

如果说民警脱发和加班熬夜有直接关系?为何还有那么多民警没有脱发呢?难不成,所有的工作都压在了脱发的四个民警身上了?沿着新闻报道的逻辑,推出的结论无疑是荒谬可笑的。

在当今社会,脱发是一种常见的现象。有的人,不加班、不熬夜,也会脱发。换言之,脱发与加班熬夜之间,并没有直接的因果联系。笔者大学时候有位同学,高中阶段也是头发浓密,小鲜肉一枚,可是一上大学就开始脱发,毕业那年已经成了“地中海”。实话实说,他在大学期间并非熬夜苦读之人,也没有遭遇什么重大的人身打击,可头发就是止不住地掉。所以,脱发是因人而异的,也涉及各种原因。如果媒体一看民警“发量骤减”就想当然的做“典型报道”,人为制造“苦难崇拜”,这样的宣传是不是太草率了呢?

笔者认为,这样的新闻报道是典型的“低级红”“高级黑”的表现。出现这种问题,更多地在于,媒体把心思和精力用在了想方设法炒作话题、蹭热点上,于是,忽视了真实性和逻辑性。一些媒体,自以为有能力把控舆论走向,没想到,结果却被舆论啪啪打脸。

法制晚报讯(记者耿学清李洁)从2018年1月起,本市将实施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制度,将本市城镇居民医保与新农合两项制度进行合并,在覆盖范围、保障待遇、医保目录等方面实现统一。届时,400多万城乡参保人员就医将可持社保卡实现实时结算。

金砖国家合作影片《半边天》21日在山西太原举行试映会,片方邀请了多位山西妇女界代表到场观影。影片通过五个短片讲述了五个国家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女性故事,通过中国、俄罗斯、印度、巴西、南非五国女导演的描绘,将传统思想对新时代女性的束缚、家庭因素对女性的羁绊等问题一一展现。

这些年来,金春燮共筹集了1300余万元,先后建起77座先烈纪念碑,并协调建造了汪清县抗日战争纪念馆、小汪清抗日游击根据地等多个红色教育基地。他还撰写和主编了《不朽的丰碑》《汪清红色记忆》等12本书,创办了“汪清英烈网”。

要是对公章和签字的事情,我们回去以后也要马上进行核实。包括核实的过程中,对他的一些诉求,补偿金的拥有,应该说是不影响的。

据周云自己说,他们吃完饭后,他和秦刚在房间的一个隔间单独聊天,其间他向秦刚提出职务提拔一事。秦刚说,驻外办事处正职比较适合他。

从履历看,杨崇勇是云南昆明人,张杰辉是辽宁宽甸人。杨崇勇2007年底来到河北,3年后张杰辉从鞍山也到了石家庄,与杨崇勇同在河北省政府共事。

李雅贞表示,在嘉义县市合并的问题上,陈明文和县长在想法上本来就不一样。但这是制度的问题,希望台当局更重视土地规划方面。

六年间,一个头毛茂密的90后民警,已经变成了“光头强”。这样强烈的反差,不由让人心生痛惜。不少民众都知道一线民警工作苦,工作累,加班熬夜是常态,于是便将90后民警“发量骤减”归因为工作艰苦。表面上看,这样的逻辑推理是如此清晰,又如此有说服力,可仔细一想却经不起半点推敲。

据了解,作为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“志愿之城”试点工作试点城市(区)之一,北京市大兴区于2015年12月正式提出建设“志愿新城”的目标,制定了志愿新城三年行动计划。目前已建立起区、镇(街)、村(居)三级志愿服务组织体系,并提出打造“人人愿做志愿者,处处可以做善事”的志愿新城倡议,得到区内群众高度认可。

重庆时时彩官网

相关推荐

东镇明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东镇明真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东镇明真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东镇明真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东镇明真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